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财经新闻

《分析》居高难下的房价或成中国经济升级的绊脚石

来源:新闻网 作者:导演 2019-07-28 12:21:28
《分析》居高难下的房价或成中国经济升级的绊脚石 / 6 years ago《分析》居高难下的房价或成中国经济升级的绊脚石4 分钟阅读* 寄望扩内需及新型城镇化拉动经济,高房价恐成绊脚石 * 楼市调控也应转轨换道 * 三中全会或出台长远规划 * 房产税扩大试点意在完善地方税体系而非抑房价,全面推开难度大 * 房产税现阶段只能瞄准增量,瞄准存量阻力巨大 作者 沈燕 路透北京9月5日 - 来自意大利的商人安东尼奥一直打算与朋友合伙在深圳开个售卖比萨的小店,因为看中了深圳餐饮业旺盛的人气。 但连续到深圳考察三趟后,想在中国一展拳脚的雄心顿时烟消云散。“在深圳租个铺面的价格感觉比意大利罗马还贵,一个几十平米的店面,月租已经过万元人民币。”他不无遗憾地称。 想吃块性价比高的比萨,看来罗马可能比深圳更容易发现。原因无非中国一线城市的高房价。 中国新单价地王纪录周三刚在北京出现。对多数城市而言,中国全国范围的房价环比涨势已延续了15个月。 中国房地产调控历时逾10年,当号称史上最严厉的“限贷限购”等房地产调控组合拳持续发酵后,依然没能挡住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房价上涨的步伐。 新一届政府寄望扩大内需和新型城镇化两大经济引擎打造经济升级版的梦想,强调要从根本上解决经济长远发展问题。但若走不出房价屡调屡涨的怪圈,中国梦可能面临折翼的风险。 11月三中全会召开后,新政府或有更为清晰的调控蓝图出台。专家预测,房产税试点扩围呼之欲出。调控方式也可能不再是一刀切,不同城市将出现方向不同的调控政策。 “推动房价上涨的原因很多,其中货币宽松绝对是很重要的推手。”全国人大财经委一位人士就称,至少从目前看推动房价上涨的货币因素已被严格控制,其它因素则需要根据具体问题对症下药,其中扩大房产税试点是势在必行。 他指出,尽管行政调控目前并没有松动迹象,但从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对房地产调控的表述看思路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尤其面对不同城市房价的不同表现,一刀切的调控政策显然已不合适。 “三中全会后或许会有更明确的政策指向,应该是向更注重建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以及市场化调控方式转变,估计对一线城市,限贷限购的政策可能还将持续,但对于某些房产地并不活跃的二三线城市,行政调控的手段可能会有所松动。”该位人士猜测。 近日召开的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称“房价反弹压力较大”,并与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都提到下一步会“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此前有国内媒体称杭州,深圳等地名列房产税试点扩围城市。 “房产税属于地方税要地方政府先申请,上面(中央)当然希望能把试点范围扩大,但地方不接招呀。”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无奈地称,“目前有关房产税的试点城市名单和相关方案都属于最高机密,房地产行业的发展规划也由发改委在牵头制订中。” 中国指数研究院最新发布的100个城市新建住宅的全样本调查数据显示,今年8月全国100个城市(新建)住宅平均价格为10,442元人民币/平方米,环比7月上涨0.92%,自2012年6月以来连续第15个月环比上涨。 路透根据统计局数据测算,7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升7.5%,为连续第七个月上升,涨幅较6月的6.8%扩大;环比则连续14个月上涨,涨幅从6月的0.8%缩小0.7%。(图表参见 ) 据统计,中国上半年房地产市场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在10%右,拉动GDP增长近2个百分点,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并未明显改变。 **经济面临转轨换道,楼市调控也需转换思路** 相对于中国经济面临转轨换道的大背景,中国要摆脱楼市屡调屡涨的尴尬显然也需要转换调控思路,更多在供给和市场化调控手段上着力。 纵观历时逾10年的楼市调控,包括最严厉的限贷限购等,政策落点主要集中在通过行政手段抑制市场需求,而运用市场化调节工具以及改善供给则明显不足。 “楼市调控目的不是打压房价,根本目的是让房价和房地产市场发展平稳。”中国央行一位不具名的官员就称,“如果中国房价真的出现暴跌,恐怕谁都承受不起。” 他指出,从这个层面看,房地产市场调控不应该只盯住房价涨跌变化,更应从长远的机制入手,政府只是为买不起商品房的穷人提供保障房,起到社会保障兜底的作用. “使劲压越压不住,还不如顺势而为,对投机性购房的有钱人,完全可以通过高利率,高税收来调节,通过这种方式来补贴穷人,实现社会公平。”该位人士称。 尽管房价上涨压力仍大,但房地产调控政策基本延续上届政府的基调,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对房地产表述甚少。 有接近官方的消息人士称,房地产调控权限已上交中央政府,调控思路的转变或许要到三中全会后更清晰。 7月底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布置下半年经济工作明确提出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亦称,不能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房价涨幅去衡量评判全国的房价,“中国只有一个北京,各种资源集中,具有稀缺性的特点,从某种意义看有其价高有合理的一面。” 他指出,现在的舆论导向往往是用一线城市房价的涨幅去评判调控政策的效果,容易对政策产生误导,“宏调调控也需要定力,政策的制订更应看重基本的制度建设和行业的长远发展,而不是被所谓的舆论和民意牵着鼻子走,这也是多年来房地产调控中要吸取的重要教训。” 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近期在参加某论坛时语出惊人地宣称,过去10年里,中国的房价按照11.6%的平均增速增长。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房价增速每年超过15%。按照这个速度,25年后,北京每平米房价将超过80万元。该预测也让外界一片哗然。 **箭在弦上的房产税试点扩围** 由于房地产行业本身具有产业链长,涉及面广的特点,完善相关税收也是重要内容,其中房产税扩围试点无疑是箭在弦上,但相较抑制房价的初衷,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为中国下一步财税改革培育地方税体系。 中国财长楼继伟在其阐述财税改革的书中就称,房产税已经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主体税种。中国要培育地方税体系,房产税是重要内容。 “全国范围推广短期内不大可能,但试点城市扩大应该是没有疑问的。”一位财税部门的官员就称,但最终需要地方自已愿意申请进行试点,且目标也是针对增量,对存量目前不太可能,技术和现实条件都不具备。 前述财经委的人士亦称,通常意义的理解多把房产税从存量开征与抑制房价,反腐相联系。但从另一个方面,中国也在努力培养中产队伍,中国拥有二套或以上住房的城市家庭并不在少数,他们也是辛辛苦苦攒钱置业的。 “目前对存量开征的条件并不成熟,且各地情况不同,不适用一刀切的政策,这也是选择增量扩大试点范围的重要原因。”该位人士称,加上中国民众对税收的敏感性很强,确保安全稳妥是前提。 而将房产税与地方政府财源挂钩,并逐渐取代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高度依赖无疑也是中国中央地方财税改革的方向之一。 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等人曾在一篇报告提到,国际经验看,市政债的还款来源是使用者付费和财产税等专项税收,以房产税为主的财产税是相对适宜的地方主体税种。在房地产税具体设计上,可采取新老划断方式,也可对存量、增量房产统一征收房产税,可以允许不同地区选择不同方案进行试点。 “更深层次考虑,我国应尽快研究建立与新型城镇化建设相适应的地方税收制度体系,启动新一轮分税制改革。”文章称。 中国目前房产税试点城市只有上海和重庆,征收对象亦不同,前者新购房均被纳入收税对象,但在“剔除人均60平米的免征面积”、“按应税住房市场交易价的7折计算”等条件限制下,截止2012年底,全上海认定的应缴税住房仅约5万套,其中90%还适用0.4%税率。2011年上海房产税占当地财政收入占比不足1%。 重庆则是针对高档别墅,试点首年前10个月,重庆主城区应税住房仅8,563套,2012年,重庆房产税的收入亦只有1.4亿元,显然低于外界预期。(完) (审校 杨淑祯)
(责编:导演)

本文由http://www.pleaseeloise.com/caijingxinwen/68.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拆弹部队》制片人因拉票被取消出席奥斯卡典礼资格上一篇:《中港台科技媒体及通讯类股在美上市报价一览表》--10月19日_1